探访太原隔离人员留观酒店
来源:探访太原隔离人员留观酒店 发稿时间:2020-04-07 12:46:47


对此,毛俊响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上述智库和组织均想以中国违反国际义务为由进行起诉。《国际卫生条例》第6、7、9条规定了缔约国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所有事件的义务,以及信息分享义务。但没有证据显示,中国隐瞒信息并延迟通报。他表示,根据相关决议,人权理事会申诉程序针对的是“存在一贯严重侵犯人权并已得到可靠证实的情况”。2019年12月,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中国人民本身就是新冠肺炎的受害者。世界卫生组织多次强调,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作出巨大牺牲和贡献,中国采取的各项措施为世界各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赢得了时间,“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在中国‘存在一贯严重侵犯人权并已得到可靠证实的情况’。”

像数百万西班牙人一样,他仔细浏览卫生部每日发布的新冠肺炎公报,希望这一切都会过去。【环球时报】在中国用事实证明其对新冠肺炎疫情作出有效应对之际,来自英国、印度的个别智库和组织却大肆渲染“中国隐瞒疫情论”,试图通过国际法途径让中国作出赔偿。中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毛俊响教授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控制和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切实履行了国际义务,反之一些国家在中国出现疫情后的两个月中迟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导致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失控,“倒是真要考虑一下这些国家是否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义务”。

数百个像扎哈拉这样的西班牙小镇的经济命脉是由家族企业和自主经营企业支撑。因此,扎哈拉议会动用了应急基金,支付西班牙紧急状态期间当地企业的电费、水费和税费,以保障扎哈拉19家依赖旅游业的酒吧和餐馆不会倒闭。

近1/4居民为老年人 附近城镇已有人感染

扎哈拉还采取了类似的卫生预防措施。加尔万介绍:“每周一和周四下午5点30分,大约10人组成的志愿队伍在街上给小镇所有街道、广场和住宅外进行消毒。”

当地一家企业还雇佣两名妇女为居民配送食品和药物,以减少外出上街的人数,特别是那些最容易感染病毒的人。这两名妇女每天工作约11个小时,订单数量还在增长。

与此同时,《印度论坛报》5日报道称,全印律师协会和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公然宣称“中国秘密开发能大规模摧毁人类的生物武器”,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介入此事,使中国能够对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成员国作出赔偿,尤其是印度。全印律师协会主席兼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主席阿迪什·C·阿加瓦拉在申诉书中声称,“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发出来的生物武器,旨在使世界主要国家瘫痪,让中国成为唯一受益者”,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国际人权公约等规定。

其中一位志愿者是当地农民安东尼奥·阿蒂恩扎(Antonio Atienza),他的拖拉机负责在镇上的街道上喷洒农药。

扎哈拉唯一通道上的检查站由一名警察管理,通过检查站的车辆都需要消毒。两名男子穿着日常用于喷洒橄榄园的防护服,用混合消毒液为经过的车辆清洁消毒,这些车辆甚至必须通过一个消毒水池以确保对他们的轮胎进行消毒。

自从一些美国议员巧立名目提出向中国“追责”后,个别国家的政客和组织也开始跟风蹭热点、博眼球。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亨利·杰克逊协会是英国反华智库。早在2017年,就有英国媒体报道称该智库被日本驻英国大使馆收买,常年致力于渲染“中国威胁论”。毛俊响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批评说,此前并未有因新发传染病而引起的国际诉讼,个别国家目前出现针对中国的声音,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甩锅”。对于印度方面提出的申诉,他说:“那不是一份严谨的法律文书,关键事实证据竟来源于媒体报道,对行为和损害因果关系的分析毫无逻辑可言。”毛俊响还强调,人权理事会没有职权在申诉案件中作出要求所涉国家赔偿受害人的实体性决定,该组织是一个政治机构而非司法机构。